2011/05/25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氣不知不覺撐過好幾次世界末日,可喜可賀

人人都會做夢,但我卻幾乎不曾有夢,或者說從不記得夢的內容,從小到大所做過的夢似乎屈指可數,這大概是因為我都是醒著發白日夢,所以睡覺的時候就不需要做夢了(誤!),但是這陣子卻做了兩個夢,甚至醒來的時候還帶著夢境裏的餘味……

一個是正在廚房切肉,鏡頭轉到鉆板,赫然發現正在剁Money的頭,奇怪的是夢裡完全沒有任何違和感;倒是醒來之後覺得很不好意思,特地給Money比平常更多的愛的呼呼(另類懲罰?),但是現實生活裡,我連幫Money剪指甲都捨不得,為何會有這樣的夢境,百思不得其解,只能當作老天爺給的提示,簽樂透是也(殺狗=39,死狗=49)。

另一個是跟一群朋友去看電影,朋友們坐在前一排,我一個人坐在後面,都是走道旁的座位,電影內容完全不重要,因為不是重點,電影開演前,觀眾陸續入場之際,突然就有兩派人物起了衝突,一言不和之下,他們掏出傢伙要大幹一場,而武器竟然是菜刀(!),而且不多久,就有一個人仆街,坐在後面的我們竟然完全無視,只是稍微往座位中間靠,空出緊臨走道的那個位置,這樣他們就算砍到我們旁邊,我們也能全身而退(啥小?);接下來我們就去喝下午茶,然後我意外碰到表妹,以上。

原來林伯就算做夢,也是相當的戲劇化,完全是我的風格,最近因為都關注在現實生活,幾乎都沒花心思在作夢了,總覺得哪裡怪怪的,做了這幾個夢之後,終於恍然大悟(拍大腿);就算是作夢,還是值得分析跟解讀的,比如說夢境是黑白或是彩色的,有人說這跟生活環境有關,比如說成長在只有黑白電視的時代,做的夢多半也是黑白的,年輕人成長在彩色電機的時代,做的夢亦多半是彩色的;還有另一種說法,黑白的夢境代表前世的回憶,彩色的夢多半是屬於藝術家或是有這方面的天份的人居多;此外,也有人說色彩代表夢境的強度,彩色的夢強度比黑白來的強烈。

另一個比較有趣的,就是“Deja Vu”,有時候我們會對某些事情產生似曾相識的感覺,而Déjà vu這個法文辭彙正是表示這樣的情境,當然針對似曾相識這件事情,也有各式各樣的解釋,從精神疾病到夢境延伸(預知夢之類),一直到前世記憶殘留,不管結論為何,倒不如欣賞Beyoncé的Music video來的簡單爽快。

這陣子好像經過長假般的洗禮,完全沒有寫東西的靈感,最後藉由做夢發現只有按照自己的個性生活才最愉快,不做夢毋寧死,與大家共勉之(語意不詳)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日記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